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妃娶不可,腹黑九皇子 > 第一百零五章 不是结局的结局

第一百零五章 不是结局的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皇上春秋正盛,怎么会——
  
      还是说朝上发生了什么?
  
      唐蓁蓁不可置信。
  
      可不管她信还是不信,事实就摆在眼前髹。
  
      因为不用南耀珵解释,太子府外面来拜访的官员夫人们就已经开始排队,络绎不绝了。
  
      一连串的“恭喜”。
  
      一连声的“福气”。
  
      唐蓁蓁一一微笑以对。
  
      “皇上对太子的垂爱,本宫也是知晓的,只是这阵子发生的事情太多,本宫也确是忧心,不过众位来的也巧,看看本宫抄写的佛经如何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温和的一句话丢过去,那些前来恭贺的人立刻就退避了三舍。
  
      热闹的太子府门前立刻恢复了平静。
  
      连带的,朝中上下各种的议论声也立刻的清淡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只是朝上清宁了,百姓当中却开始热闹了。
  
      皇帝要禅位啊!!
  
      继位的还是他们眼中最俊逸潇洒的九皇子殿下,现在的太子殿下啊!
  
      而且听说太子妃还是天命之人!
  
      所以,我大耀将要迎来一场又是可预见的盛世吗?
  
      于是,街头巷尾无不是议论着此事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竟几乎没有人留意前太子魏王的结果,还有唐府中前阵子发生的唐夫人骤病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***
  
      御书房。
  
      宁神的檀香燃起。
  
      熟悉的帝相两人面对面的安坐在藤椅上,两人跟前的棋盘上,黑白棋子交错,厮杀正酣。
  
      “咳咳咳——”
  
      皇帝忽然咳嗽起来。
  
      唐相正要下棋的动作一顿,旁边的大太监忙奉上茶。
  
      皇帝连着喝了好几口,咳嗽才算是缓过来。
  
      茶盏放到了一边,再看对面的唐相,手里执着棋子,还没有落下。“还不下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唐相手指微紧,棋子离手,却是没有下到棋盘上,而是放回了棋篓里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皇帝还没有瞪眼,唐相先沉声,“多久了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皇帝一滞。“你说什么,朕不明白!”
  
      “皇上,可还记得臣幼年时曾和皇上发下的誓言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!若是皇上有什么意外,那臣定随皇上而去!”
  
      唐相神色肃然,全无了先前的不恭戏言。
  
      “啪——”
  
      皇帝一巴掌拍到了桌上,“丞相,你这是在要挟朕!”
  
      唐相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,“那又如何?”
  
      “皇上治罪吧!能走在皇上前面,臣很高兴!”
  
      “你——”
  
      皇帝指着唐相的鼻子。
  
      唐相直面着皇帝,神色不变,可眼中却已经带上了泪光。
  
      皇帝的胡子抖了抖,最后颓然叹息,“上次,朕虽然早有防备,可还是受了损害!”
  
      唐相袖下的手紧紧的攥到了一起,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。“皇上是说魏王起兵作乱那次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皇帝没说话。
  
      唐相已经明白了,霍得站起来,满腔怒火的在书房中走了几个来回,当最后停了下来,唐相的脸上已是悲恸,“太子可知道了此事?”
  
      皇帝张了张嘴,脸上一闪凄然,“看珵儿听到圣旨的意思,应该是知道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太子仁厚!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!”
  
      皇帝叹了声,伸手抹去了眼角的噙着的泪花,摇着头的笑,“不错,他知道朕下不了狠心,前几日去了趟宗人府……到现在辉儿都疑神疑鬼,也算是解了朕的心头之恨!”
  
      “只是朕没想到,你竟真的——”
  
      皇帝没说下去,怅然望着唐相。
  
      唐相苦涩的扯了扯嘴,“皇上真是抬举了臣,臣那个女儿,要是臣没料错的话,应该也尚在世上!”
  
      “哦?”
  
      皇帝讶然。
  
      唐相点了点头,“臣是下了决心,可虎毒尚且不食子,臣又怎么做得到。于是就让昭明去了……只是他早就和蓁儿商议了对策。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也是两个人藏的好,要不是我那个夫人又哭又闹的让蓁儿漏了口风,我还真被他们蒙在鼓里。”
  
      皇帝愣了愣,呵呵的笑出了声。“你夫人的性子朕都知道,要不是确定那个没事,她指不定会闹到朕这里来!”
  
      “好啊,你我两个老头子都被孩子们给骗了,如此,还占着这个位置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!”唐相苦笑,“所以臣才想要请辞!句句发自肺腑,绝无隐瞒!”
  
      “话是如此,可蓁儿毕竟不是男子啊!”
  
  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再说了,朕后继有人。你这个相位的托付之人还差点儿火候,索性你也就多干上几年,大不了朕等着你!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皇上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莫哭,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朕真是欺负了你了,可哪次不是你把朕气的火大!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低低的声音从殿内传出。
  
      外面守着的大太监刘总管抹了把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滑下来的泪水,抬头望天。
  
      天上晴天白云,即便寒风冷涩,可全身上下就是觉得火热火热的。
  
      春天,真的不远了啊!
  
      ********
  
      时光芿染。
  
      转眼便到了正月十五。
  
      正月十五,欢欢喜喜,张灯结彩闹元宵。
  
      以往都是皇帝手举着灯笼,立在高高的城墙之上,和下面的百姓一起同乐。天子之气,谁不想沾点儿?只是今天,聚集在城楼下的百姓们远比之前每一年都要多得多。
  
      因为除了皇上,太子和太子妃也会相携出现在城墙之上。
  
      于是,当朝中的一品大员们在众侍卫的严密守护下到了城墙之上,看着城楼下远比往年都要多的人群还有模糊听到的下面传来的“太子殿下”“太子妃”之类的声音。都不由往后面相携而来的太子和太子妃身上看过去。
  
      身侧的宫灯之下,太子和太子妃两人像是被漫天的灯火湮没,又像是独独立在天地间最璀璨的光华之中,绚丽万丈。
  
      而偏偏这两位就像是浑然不觉,即便在此时,仍相携手而行,一个唇角含笑,轻魅风华无边。一个温柔委婉,如独秀梅花,镌刻秀永。
  
      ……或许,皇上这一次仍没有错!
  
      众位官员不约得思衬,而没有察觉中,皇帝看了眼身侧的唐相,唐相微微点了点头,伸手捋向自己的胡须,目光却是悄悄的往南耀珵的身上瞥去。
  
      而旁人的目光南耀珵好像都没有察觉,可偏偏这位的视线刚瞧过来,南耀珵就瞧过去一眼。
  
      虽只是一眼,就再度回转到身边唐蓁蓁的身上,并笑着给唐蓁蓁整理了头上的发簪流络。唐相还是看了个清清楚楚。
  
      唐相的唇角勾了勾,看向城墙之下,远处挂着的灯笼红盏。
  
      只觉“火树银花合,星桥铁锁开。暗尘随马去,明月逐人来。
  
      游伎皆秾李,行歌尽落梅。金吾不禁夜,玉漏莫相催。”
  
      元宵佳节,不外如是!
  
      *
  
      城楼下,清静几乎无声。
  
      城楼上,皇帝高声说着预祝百姓们生活安康的话,话音落地,手中的灯笼扔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九盏制作精美的灯笼。
  
      引起下面的喧闹一片。
  
      百姓们争抢哄闹,城楼上的官员们也唇角含笑,笑呵呵的看着。甚至有些官员的脸上都露出来一些紧张的神色。
  
      按照自元帝后的规矩,每位皇帝在元宵节都要在发送下去的灯笼上写上御笔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不过就是预祝风调雨顺,或者安居乐业的话,可这当中的福气是远在京城之外的人只能两眼冒金光的事情。即便是一开始有些百姓不知道,现在这些年过来,再不知道就是傻了!
  
      他们身为陪同,自然不能下去抢,可自家的孩子们却是可以在下面守着的!
  
      哪里是自己家的孩子?
  
      谁抢到了?
  
      哎,那是谁家的,敢和自己的儿子抢?
  
      就算是站在高高的城墙上,官员们紧张的心情丝毫不比下面的百姓们少。
  
      唐蓁蓁一开始还不太清楚,可待了会儿也看出来了,忍不住靠在南耀珵的怀里轻轻的笑出声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主意一定是元后想的!”唐蓁蓁低低的说。
  
      南耀珵想了想,莞尔,“元后性子脱跳,倒还真是极有可能!”
  
      斗篷下,南耀珵揽住了唐蓁蓁的腰。
  
      身后的侍卫像是一堵墙,挡着后面官员的视线。
  
      唐蓁蓁面色绯红,只有把目光投到下面热闹的街市中。
  
      只是目光微转,便在某处的灯火阑珊中看到了某个身影。
  
      俊朗的面容如皎月风华,那双明亮的眼眸只像是天边的星辰,瞬间映入唐蓁蓁的眼中。
  
      是他!
  
      唐蓁蓁再定睛看去,那边的灯火中却已经没了他的身影。
  
      刚才,只是她的错觉吗?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南耀珵察觉到了她的异样,低头问。
  
      唐蓁蓁正要说话,前面的皇帝这时候唤他们,“过来,你们也写几个!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*
  
      两人相携着过去,南耀珵先挑了个灯笼。
  
      大红的锦缎包成了鲤鱼的样子,端的是鲤鱼跃龙门的吉兆。
  
      唐蓁蓁正要拿起另外一个,南耀珵伸手拉住,“我们写一个!”
  
      “好!”
  
      两人在这一个灯笼上写了。
  
      两个人刚动笔,旁边的官员们眼睛里已经开始在冒光了。
  
      按照三年一科考的时间算,今年正好是科考年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