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调教香江 > 780 富豪酒会

780 富豪酒会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浅水湾道1号别墅。
  平时紧闭的大铁门敞开着,不时有豪车开来,递上请柬后驶入别墅中。
  今天是何赌王的根基澳门旅游娱乐公司成立29周年的好日子,不过何家举行晚宴并不仅仅为此,主要是庆祝何赌王竞标拿下澳门数十年来最大的开发工程——南湾人工湖发展计划。
  何朝琼今晚打扮得很漂亮,一袭白色淑女长裙,发髻高高挽起,项链缀着颗巨大的心形钻石耀眼夺目,与她洁白无瑕的胸前雪肌相映成趣。
  与何朝琼光艳照人的穿戴比起来,康剑飞就要随意得多。他也不管出席的是什么正式宴会场合,穿着一身休闲西服就出门,领带领结什么的都没有。
  如果说一个普通商人这么穿着参加富豪宴会,那肯定被人笑成乡巴佬或者没品位的暴发户。但康剑飞是新晋的香港首富,是好莱坞巨头派拉蒙的第二大股东,还是从事娱乐行业的大亨,绝对不可能连穿衣服的规矩都不懂。
  于是康剑飞这么穿,就可以用性情洒脱来解释。
  康剑飞与何朝琼到来时,宴会厅已经聚了不少人,三三两两各自组成小圈子闲聊着。两人一到场,就引来不小的关注,一个是风头正劲的香港首富,一个是赌王如花似玉的女儿,想不引起注意都难。
  何赌王正在跟几个男宾客聊天,身边还站着四太太梁安琦。他看到康剑飞夫妻俩来了,笑着招手道:“阿飞。pansy,快过来见过几位伯伯。”
  何朝琼挽着康剑飞走过去,点头问候道:“爹哋好。郑伯父好!”
  何赌王没有介绍何朝琼口中的“郑伯伯”,而是先介绍另外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:“阿飞,这位是南湾发展公司的陈渊国陈副总。”说完,何赌王又加了一句,“陈副总也是大陆人。”
  “原来是陈副总,久仰大名,你好!”康剑飞瞬间会意过来。陈渊国是这次南湾湖工程的中方负责人。
  南湾湖不仅仅是一个人工湖而已,准确地说是澳门的一个填海工程,目的是打造一个商业旅游中心。工程计划分三期完成。总投资高达14亿美元,何赌王只占里面4成股份。剩下的投资方还有香港珠宝大王郑裕彤,以及来自于葡萄牙和中国大陆的投资。
  对于何赌王来说,南湾湖工程不仅仅是为了赚钱。其政治含义更让他看重。这是他首次直接与中资合作。
  其实在三年以前,何赌王就得到中方的认可。当时中葡谈判刚刚结束,何赌王主动示好向故宫捐了一尊黄杨木达摩像古董,后被中央委任为澳门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任、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副主任。这算是给何赌王吃了一颗定心丸,不过由于缺乏信任,他还是不断地抽调资金投资加拿大,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。
  这次的南湾湖工程,何赌王和中方终于有了生意上的合作。这比什么副主任的职务更让他心里踏实。
  “我对康先生才是久仰大名啊,在内地就听到过关于康先生的事迹。”陈渊国对何赌王笑道,“何先生慧眼如炬,招了个好女婿啊。”
  “难得年轻人有闯劲。”何赌王颔首道,他明明招了个首富女婿很得意,却摆出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。
  何赌王又介绍道:“这位是珠宝大王郑裕彤郑先生。”
  康剑飞同郑裕彤握手道:“郑老先生好。”
  “不错不错,果然是青年俊才。”郑裕彤由衷地赞道。康剑飞短短12年攒下300多亿港币的身家,这让做实业和房地产致富的郑裕彤叹为观止。
  何赌王又介绍了两个葡萄牙鬼佬,一个是葡澳政府的官方代表,一个是南湾公司的葡资代表。
  这是康剑飞第一次以赌王女婿的身份公开亮相,何赌王带着康剑飞和何朝琼在宴会大厅走了一遭,郑重地将他介绍给一些有分量的人物。
  康剑飞虽然名为香港首富,但仍旧只是香港富豪圈的新嫩,或者说他忙于自己的事业和女人,从来没有融入过那个圈子。
  康剑飞也没兴趣融入那个圈子,他从事的是娱乐行业,又不缺钱拉投资,根本没必要和那些富豪打交道。
  不过也有例外,比如何朝琼的那位姑父、著名的花花公子叶德利。这位老先生传说交了100多个女朋友,一大把年纪了身边还围着好多红颜知己。他干过最轰动的事情,不是开赌场什么的,而是7年前在墨西哥度假的时候,邀请了52位前女友及其丈夫儿女一起共庆他的70岁生日,每个来宾都获赠了丰厚的礼品。
 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。
  此时此刻,已经77岁的叶老先生,身边还搂着个20来岁的嫩模。或许是对康剑飞的风流名声有所耳闻,叶德利对康剑飞格外亲切,若非是还有旁人在,估计这两位都已经聊起泡妞心得了。
  何赌王只是帮康剑飞引荐那些老一辈的富豪,年轻辈或者分量不足的,由何朝琼、何朝雄兄妹帮忙介绍。
  “这位是郑老的长子郑嘉纯先生。”
  “这位是新世界酒店总经理杜惠恺先生。”
  “这位是包船王之女包蓓丽女士。”
  “这位是……”
  半个钟头下来,康剑飞很是认识了一些香港的富一代、富.二代、富三代和青年才俊。
  这些人对康剑飞的态度虽然都很热情,但仔细观察还是有区别的,有的是真热情,有的是假惺惺。他们各有各的圈子,认识之后也不过客套两句,哪有那么多一见如故的事情。
  一直到音乐响起。康剑飞拉着何朝琼的手去跳了一段,才有闲工夫坐下来喝点东西。
  原本只是在何赌王身边当跟班的四太太梁安琦,这个时候成了舞场的中心。姣好的容貌加上优雅动人的物资,使得许多的男人都有意无意地往她身上瞟。
  “这位四姨娘舞技不错啊。”康剑飞品着红酒笑道。
  何朝琼显然对赌王四姨太很反感,冷哼一声说:“狐狸精而已。”
  四太太梁安琦以前是广.州文工团的舞蹈演员,只身来澳门闯荡混得很不好。五年前,她抓住机会混进一个私人舞会,一曲舞蹈将何赌王给迷得神魂颠倒,在两年前正式入门成为四姨太。
  自从四姨太入门以后。赌王就把精力放在了她的身上,参加舞会、宴席什么的,身边跟着的总是这位四太太。
  此时四姨太梁安琦正在跟一个30多岁的青年跳舞。两人的舞技都很不错,渐渐地旁边其他人都停了下来,围在边上欣赏二人的舞姿。
  一曲结束,梁安琦非常优雅地向观众弯腰行了个淑女礼。观众则报以热烈的掌声。
  何赌王也在使劲地鼓掌。他看到自己的四太太跟别的男人跳舞,没有半分地吃醋,反而因自己的女人成为焦点而高兴。
  “宝贝儿,你跳得太棒了!”何赌王赞扬道。
  片刻之后,当舞曲再度响起时,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伸出手,说道:“何小姐,有幸能共舞一曲吗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